• 简体中文
  • ENGLISH
  • AA+
当前位置:首页>赛事资讯>HPA2013

“人类的记忆”论坛成功举办

发布时间:2014-06-25    点击数:1237

2014年6月22日,HPA2013颁奖活动进行到论坛阶段,预想时间不够用,特意将早餐提前了半个小时,8点30分,获奖者们纷纷在温泉会议中心落座,这里的场面是一排排严肃的课桌椅和白纸铅笔,迥异于昨天颁奖典礼轻松随意的圆桌。


英国评委Matthew Kelly开场。这位从2007年就到北京工作的评委,俨然主人翁:欢迎大家到北京!除了介绍HPA和评审工作、分享令他感动的获奖作品外,他还以自己在北京拍摄的纪实片,说明民俗摄影就在身边,摄影师要用好自己的“发现”能力。他说,我们在伦敦的公园里只是坐着、坐着,而北京的公园可以干各种各样的事情。  


第二位演讲者是印度评委Dheeraj Paul,他展示了自己在大壶节上拍摄的一组图片,一位摄影师提问:如何解决肖像权?他端着相机在台前跑动着说:我拍一张,赶快跑到另一边。印度的警察从来不碰带有任何摄像设备的人,他们只能拉一根绳。Paul真诚地说:我出生在一个摄影世家,我的父亲告诉我你必须随时拿着照相机,所以我从来不把它放进包里,因为那样,你会推动很多机会。


与前两位评委相比,西班牙评委José Manuel Ramírez的发言则更理发、抽象,简直像个哲学家。第一句话,他说的是“近几年,我拍的少,思考的多”,足以令人肃然起敬,在这个随时随地可以按快门的年代。José从摄影的要素光论及宇宙的数学模式,引申出“同理心”,相信摄影正是在这种同理心的推动下进行的,也因此能够感受到别人对它的感受。


达瓦占玛,文献奖《建筑藏式寺院的墙》的作者,一位在美国读书的藏族姑娘,身着传统民族礼服的她用中英双语唱了一台独角戏。她说她开始关注家乡的传统是在2009年,非常偶然采访奶奶,结果老人为她唱了三天的歌,包括打墙歌、挤奶歌等等,当时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土生土长却从不知道。“我不是为了照一张好看的照片摆在那儿,我要背后的故事。”达瓦说歌的内容非常感人,比如赞美每一层墙,赞美一起干活的同伴,尽管没有大型的设备,但用热爱和快乐建起的房子是最美的。美国的女摄影师Angie Keller延续昨天在颁奖典礼上的问题:女性摄影师在拍摄上会有哪些不便。达瓦回答:我拍喇嘛时要站得比他高,这样很不敬,我会跟他反复地解释,他会说没事没事。这就是女性的优势,因为我们很能说。


原定最后一位演讲者是法国评委Rozenn Leboucher,但达瓦讲完,已经到了午饭时间。沈澈会长当即决定:更改下午的会议日程,给大家充分的交流机会。午后2点半,Rozenn正式开讲。她的主题围绕着建立摄影师与被摄者之间的信任,这位第8届的评委曾经在第6、7两届夺得过大奖,都是传统礼仪类的,作为关注、拍摄传统礼仪的摄影师来说,相互信任是必不可少的。但是她说:今天我不想谈我自己,我想采访四位获奖者,我们来分享更多的例子。


第一位受访者是中国的杨申,他拍摄的《最后的澡堂生活》获得了终审评委特别奖。这个主题开始于2010年,是偶然翻阅报纸时得到的线索,从洗澡开始接近澡友,一起光着身子,一起喝酒聊天。评委点评: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被摄者最放松的状态。


俄罗斯的终审评委特别奖获得者Pankov Mikhail所拍摄的组照是《厄尔兹亚民族婚礼》。他拍摄这个主题非常偶然,也没有更多的研究,甚至他的本行是电器方面的工程师,他为了别的事情到了这里,在村民家里住了几天,遇到了婚礼,就给人家帮忙了。有人问:婚礼摄像是很正常的,你没有考虑用摄像的形式来记录吗?受访者老实地说:就像我说英语不好一样,我觉得摄影是我表达的最好方式。


一些争执发生在第三位上台受访的以《跳厄巴舞的女人》获得传统礼仪类大奖的郑国强的发言之后。有一幅图片烟雾缠绕,有神秘感,但郑说那是舞蹈的当时用以驱赶蚊蝇的,但后来感到很有视觉冲击力。有人质疑这不符合纪实的民俗摄影原则。法国评委点评:哪一个更被强调,取决于摄影师的身份。


最后一位受访人是Croitoru Bogdan Alexandru,他的《吉卜赛烧砖人》也获得了终审评委特别奖。吉卜赛人是他的第二个比较大的拍摄项目,第一个是关于罗马尼亚北部传统村庄的,也是偶尔发现,再深入去研究拍摄。他认为熟悉的民俗事象,不用翻译会拍得更好。令人遗憾的是整个发言几乎侵占了下午的全部时间,为了给下一日程留一点点余地,这位受访人不能充分展开了。


联合国教科文组织NGO大会主席格兰德先生参加了全程的论坛,除了祝贺之外,他说将把HPA2013的光盘带到12月份在保加利亚召开的NGO大会上播放。
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1


 
在线客服